您好,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>长篇小说
长篇小说

第92章:床上展现雄风

发布时间:2019-09-10 13:04:32 浏览:

静站了一会,那种勾人魂魄的声音越来越夸张,越来越刺激人的神经。王叶秋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,一皮股坐在床上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视上的画面。之前在村里偶尔

见到山上有打野食的他就觉得很兴奋,很过瘾,没想到这城里的更过瘾。女的漂亮不说,身材也是超级一流!单就那圆滚滚的皮股和**,就足以让男人全身都硬起

来。更何况她微张的红唇和无限渴望的眼神!

王叶秋越看越激动,口干舌燥不说,裤裆已经被高高顶起。画面上的男人和女人互相亲吻着对

方的,就象两条正在交尾的蛇,首尾相连,有着一种说不出的yin荡与欢悦。偶尔男人还会把女人那里扒开,下面的风景毫无遮拦地显露出来。不过看的出来这个女人

已经被男人cao过很多次,颜色远远没有巧巧或者小妮的鲜嫩。从画面上看上去,洞口也显得松弛而无力。

王叶秋喘气解开自己的裤子,捏住自己的东西慢慢活动着。这完全是一种本能,根本就不能控制自己的举动。虽然他知道这一定是杜悦耍的花招,更知道杜悦这样做是要引自己上勾,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无法抵抗这种诱惑

就在王叶秋越来越加快速度的时候,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打开了,杜悦一个闪身走了进来。

王叶秋看着杜悦定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这女人简直就不害臊,一身的肥肉居然还穿紧身半透明的衣服,身上的肥肉一圈一圈,象是下过好几窝猪崽的老母猪。她下面几乎没有穿什么衣服,仅仅只是一条粉色的小布夹在两腿之间当作内裤。

杜悦走过来爬上床,从王叶秋背后抱住他的脖子,一边亲他的耳朵一边小声说:“王叶秋,你是不是受不了了?他们做的好看吗?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F巧蓉

没有让你看这些吧?我一看这些就觉得浑身都发烫,就象当初刚结婚时被男人碰的感觉。只有在看这些东西的时候,我才能找到我还年轻的感觉!”

王叶秋咧了几下嘴,耳朵被杜悦弄的痒痒的难受,忍不住将头歪了一下。他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,将手拿出来放到了一边。以前他觉得只要是个能让自己舒服的女人就可以用,现在却越来越挑剔。杜悦就是脱的再光,身上洒再多的香水,他都不想整天被她折腾!

“怎么了?继续啊!一难道不想看这片子看到欲火焚身的时候和我来个水火交融?王叶秋,我就是看上了你!就是你不答应卖身子给我,我也有办法得到你!”杜悦娇笑一声,从王叶秋腰里伸过手来,解开他裤子摸索了起来。

电视画面上的男人和女人已经开始了做事,不知道是为了拍摄方便还是其他原因,男人让女人象狗一样趴下,从后面cao起。女人不停地叫着,胸前的**就象母猪的一样晃荡着。

“大,大姐,能不能先放开我?我,我觉得很热。”王叶秋有些尴尬地笑了一声,扭头说到。

杜悦呵呵一笑,从背后一拉,就把王叶秋拉倒在了床上。她翻身爬在王叶秋身上,贼笑着说:“王叶秋,有热的感觉就是对了!继续,继续刚才的那种感觉!在我家

你可以放心,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的好事!你这么年轻力壮,难道不想有女人伺候你?你就把我当成是你的情妹妹,来嘛!”

王叶秋看着杜悦的样子,只觉得有些反感。但如今被人家控制在手里,看来不上也是不可能的了!他伸手揉捏起了杜悦的**,一边揉捏一边说:“大姐,那,那兄弟我就不客气了!要是伺候的你不舒服,可别怪我!”

“废话,我就是要试试你的能力!你要是能让我舒服了,我就雇佣你,你要是伺候的我不能满意,那我也要重新考虑一下!”杜悦白了王叶秋一眼,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王叶秋一愣,刚才还想着蒙混过关,现在倒矛盾了起来。要是自己伺候不好她,那每个月五千元的工作可就相当于完全放弃了!可如果伺候的她舒服了,以后纠缠不修该怎么办?

杜悦见王叶秋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,好奇地问:“怎么了?是不是害怕了?难道你不行?”

王叶秋打了个颤,一翻身就将杜悦压在了身体下面。他有些痴狂地揉捏着她的**,并冲她笑了说到:“我害怕?我只害怕傻子,可没害怕过女人!大姐,我行不行

你试试不就知道了?今生我最讨厌的就是‘不行’这两个字!而我最拿手的本事就是cao女人!我看你是好久没有得到男人的满足了吧?那好,我今天就满足你一

次!”

杜悦愣了一下,但随后就哈哈一笑:“好,我就喜欢你这样自信的男人!男人可以在别的地方不自信,可在床上一定要自信!”

王叶秋不再说什么废话,也不管杜悦准备好了没有,三五下扯掉她身上那些不叫衣服的衣服,直接就冲了进去。

杜悦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声音象是被人捅了一刀。

王叶秋一愣,停下动作看着她。别的女人也会叫,可象她这样叫的能让人有些害怕的还不多。

“没事,我就是觉得舒服!继续,快继续!”杜悦轻轻拍打了王叶秋的皮股一下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。

王叶秋心里骂到,你还真是老不要脸,这样叫只怕楼下都听的清楚!不过骂归骂,如今上来了也不能轻易下去。王叶秋对杜悦没有一点感情,完全是为了满足彼此的需要。他一边冲撞一边揉捏着**,也不管她是舒服还是难受!十几分钟下来,杜悦已经叫的房子都快塌了!

王叶秋停下来喘了口气,捏了捏杜悦腰里的肥肉,问到:“大姐,怎么样?我行吗?”

“行,你行!王叶秋,别停下,舒服死老娘了,快啊!”杜悦也是气喘吁吁,和王叶秋说话声音也没有降下来。

王叶秋怕这样下来很快就没了力气,学着刚才电视里的画面,让杜悦爬在床上,自己跪着从背后cao了起来。这样试了几下果真很省力气,而且还能进入的更深一些,最重要的是不再看着杜悦那张脸,也不用总是被她亲到嘴,他的兴致也高了很多。

杜悦皮股上有一些纹路,象是里面有一条条白色的虫子一样。王叶秋摸了摸,并没有摸出什么东西。他记的黄巧蓉只是在肚子上有几条,就忍不住问:“大姐,你身上的这纹是哪里来的?”

“生孩子生的还能哪里来?少废话,做正经事!你没看见人家正干的起劲吗?我这别说下面痒,就是心里都痒!王叶秋,你要是能让我舒服好,我今天就给你五千块!”杜悦不耐烦地说着,皮股扭动了几下。

王叶秋一听今天就给五千块,兴致更高,一下一下冲撞着,一次比一次深,一次比一次猛烈。两个人的肌肤撞击在一起发出的“啪啪”声似乎在给他们打着节拍,就连杜悦的叫声也有节奏了起来。

杜悦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,可洞里还算是湿润,只是感觉略微大了一点,没有其它人的舒服。又过了十多分钟,杜悦一声比一声高,整个人颤抖不说,还紧紧地抓住了床单不放。王叶秋觉得她下面一热,自己也差点就叫了出来。为了让她完全达到**,王叶秋又是一阵猛冲!

杜悦皮股一紧,将头高高地抬起来,手一扬,半个床单就飞了起来。此时王叶秋虽然还有力气,见杜悦这么疯狂,终于也忍不住泄了出来。

两个人一起跌倒在了床上,电视上的两个人也表演结束,剩下一个蓝色的屏幕。王叶秋抹了把额头的汗水,心里想,这婆娘还真是厉害,也就这房子大而且周围没有什么人家,要是住在农村,估计把别人家的狗都叫过来了!

“王叶秋,你还真是个宝贝!”杜悦只休息了三四分钟,整个人就粘了上来,笑眯眯地抱住了王叶秋的脖子。

王叶秋看着杜悦鲜红的嘴巴,笑了一下问:“满意吗?我行不行?”

杜悦快速亲了王叶秋一口:“行,怎么不行?你是最厉害的一个!之前那些王八蛋都说我胃口太大,不是在外面找野食就是拿了钱拍皮股走人!王叶秋,考虑好没有?一个月五千,来不来干?我不会每天要你做这事,只要每天陪我睡觉说说话也行!”

王叶秋嘿嘿笑了几声,每天睡一个被窝能不做这事吗?“我,我还是考虑一下!当初我在城里流浪,是黄巧蓉收留了我。如今我不能说走就走!再说,她那边也要有个花匠能打理花园才行!”

“她收留你?只怕她下面也收留了你这东西吧?”杜悦一手抓住王叶秋下面,冷笑一声说到:“她就是被人养的货色,我和他男人上床她都不敢吭一声!你看看她现

在,满面红润,人又精神,一看就是有男人伺候着!这个男人难道不是你?要不是前几天我见了她,还真没想到要找你过来!女人一离开男人就没有了气色,你看那

些个花枝招展的,都是男人很厉害给cao出来的!”

王叶秋一惊,连忙说:“大姐,这可不能乱说!”

“我有乱说

吗?我给李穆讲这些的时候他也说我是在乱说,可今天我和你做了这事,我就觉得我没有乱说F巧蓉自己偷偷去桑拿店解决难道就不能利用身边的资源解决?再

说,你这么厉害难道就能忍得住不对女人有心思?好了,我可没时间搬弄是非,总之我对你很满意,你自己考虑一下!”杜悦爬起来靠着床头点了一支烟,吸了几口

说到。

王叶秋看着赤条条的杜悦和她吐出的烟雾,忽然就觉得很是厌恶。别的女人在被cao完以后都很崇拜自己,可这个女人不一样,她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觉得了不起!

王叶秋起身下床穿好衣服,看着杜悦心里想,你个老婊子,有本事让你钱去cao你好了!老子虽然穷,但也要穷的有点志气!总有一天我会比你有钱,你等着看就是!

“怎么了?休息一下不再来一次?难道是被黄巧蓉给细干了?”杜悦迷眼看着王叶秋,似乎很讨厌黄巧蓉一样。

“时间不早了,要是你的花园不用我打理,我想我该回去了!”王叶秋有些冷淡地说着。

杜悦呵呵一笑:“看来你对我没多少兴趣啊?王叶秋,你迟早会是我的人!行,既然你不想多留,那我也不强求!”

等杜悦进另外一间房穿好衣服以后,她从包里掏出一打钞票扔给王叶秋说:“五千块,自己数数!哪天我要是实在想你来陪我了,我会再让黄巧蓉送你过来!你和她

的事最好还是小心一点,她有招过野男人,李穆知道了没什么好下场!要是你愿意安心来伺候我,我可以考虑给你涨价!”

王叶秋好不客气地拿起钞票揣进了怀里,这是自己的劳动所的,不要白不要。两个人一起走下楼,保姆愣愣地看着他们两个面无表情,好像已经很习惯了一样。

杜悦安排司机送王叶秋回去,在他临上车的时候,她嘿嘿笑着说:“王叶秋,你要是想我钱的话,也可以主动来找我!”

王叶秋没有说话,上去关上了车门。之前他还想着考虑要不要把自己卖给杜悦,现在却已经完全取消了这个念头。杜悦就是在买一个东西,与其这样倒不如和黄巧蓉偷偷情来的爽快!自己现在又不需要太多的钱,有吃有喝,何必要来受这个委屈。

车子开到城里以后,王叶秋让司机停了下来,走下车对他说:“师傅,我自己回去就好,不用麻烦你了!”

司机是个五十几岁的老头,他点了点头看着王叶秋说:“酗子,你还年轻,做点什么不好,偏偏要……”

王叶秋看着车子走远,愣愣地站着有些失去了目标。以前他觉得做个小白脸很不错,现在他却觉得做小白脸是最没出息的事!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让人觉得一切都虚伪了起来!在这个繁华的都市,他该如何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