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>长篇小说
长篇小说

第86章: 弄假成真

发布时间:2019-09-09 08:49:29 浏览:

下山以后路上遇到了不少人,有老有少,小妮哥哥每见到一个人就大声说:“我家小妮的病好了,这不还找了个男人!”众人在他们身后议论纷纷,王叶秋有些浑身不自在。大家都知道小妮那病比较特别,现在忽然说治好了能相信吗?如此招摇过市,只怕闲话会更多!自己只是帮帮忙,千万别也给扯进去!

小妮大概也是觉得不自在,小声对她哥哥说:“哥,好了就是好了,别跟他们说那么多!我的病好了没必要跟别人说!”

“不说清楚了那些个嚼舌头的还不知道要嚼到什么时候!咱就是好了,就是要让所有的人知道!”小妮哥哥志高气昂地说着,似乎一下子将身上多年的一座大山给搬走了。

三个人走到村东任头的一个小院子前停了下来,小妮哥哥看了看小妮说:“你们先别进去,我叫妈一声,别吓着她!”

小妮点了点头,看着有些破旧的房子难过地对王叶秋说:“等多赚点钱,我就给家盖新房子!”

王叶秋没有把心思放在小妮说的话上,而是在想着如何演好这场戏。村里人思想比较奇怪,喜欢胡思乱想,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古怪的想法出来。

“妈,你看,真的是小妮回来了!她已经治好了那病,并且找了个男人!你看,多好看!”王叶秋正在胡思乱想,小妮哥哥扶着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大妈出来。

虽然大妈看上去不老,但头发已经全白了,身子骨瘦的跟一把柴火一样,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倒。

“小妮……”大妈颤巍巍地叫了一声,眼泪就下来了。

小妮扑上前抱住大妈的脖子就哭,一边哭一边说:“妈,我回来了,回来看看你!”

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别人都嫌弃你,妈不嫌弃!”大妈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,和小妮哭成了一团。

王叶秋看着眼前的场景有些心酸,小妮好歹有她妈疼着,自己可就什么亲人也没有了!

“行了,妈,小妮回来了我们高兴才是,你看看,这不都冷落了妹夫!快进屋,进屋喝点水先!”小妮哥哥见她们哭个没完,拉起王叶秋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到。

大妈这才想起了王叶秋,抬头看了他一眼,脸上挂着泪珠笑到:“真是个好男人!快,快进屋坐!我家小妮有福气,有福气啊!”

王叶秋咧嘴笑了一下,上前扶住大妈说:“大妈,你也进去歇一会!小妮有好多话要跟你说,她总是念叨着要回来!”

小妮感激地看着王叶秋,扶着她妈一起走进了屋里。

“小妮,给妈说说,你那里真的好了?”才一进屋,小妮妈就迫不及待地问到。

王叶秋见小妮有些为难,连忙说:“是好了呢!医生说问题不大,只做了个小手术!大妈,现在城里什么病都能看的好,小妮那病再简单不过了!你就别再担心了!”

小妮妈妈看了看王叶秋,点头说到:“以前有个老医生也说让到城里去看看,可家里没有钱,硬是把小妮给逼了出去,造孽呀!”

“妈,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!你看看,小妮现在不也挺好的吗?脸蛋比以前可白多了!”小妮哥哥大概觉得有些内疚,低头小声说着。

小妮从包里拿出一叠钱,放在她哥哥面前说:“哥,这是五千块钱,给妈看看病,剩下的你看做点什么好就做点什么!明天我就又要回城里上班去了,妈这边你就多照看一点!”

屋子里的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,就连王叶秋也觉得有些吃惊,小妮这丫头哪里来的这么多钱!

小妮哥哥颤抖地拿起桌上的钱,嘿嘿笑着说:“小妮,你真是太厉害了,能有这么多钱!好,你放心去上班,妈我会照顾好,一定会照顾好!”

“吆,我看看这是谁回来了?当初走的时候不是说再也不回来了吗?这才两年多就不记得说过的话了?”

众人正说着话,外面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声传了进来,紧接着一个皮肤黝黑、身材矮小的女人就走了进来。她一边打量着小妮,一边抱起胳膊站在旁边说风凉话:“原来是小妮啊,你还真回来了!”

“滚一边去!小妮现在病好了,好找了这个妹夫,你别跟着别人乱说话!”小妮哥哥对着女人狠狠地说着,将钱装进了口袋。

“我也听别人说她病好了,那病要真的能好,公鸡都能下蛋喽!”女人扯着嗓子继续说着,完全不顾屋里人的感受。

小妮脸一阵红一阵白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小妮哥哥站起来走到女人跟前就是一个耳光:“你他妈给我闭上你这骚B,今后谁要是再说小妮半个不是,我跟他没完!看见了,妹夫在这里,她要是病没好能有男人要她?滚出去,还不快去做饭!”

女人捂着脸看了王叶秋一眼,张口就要大骂,小妮哥哥一把将她拽出门。两个人在院子里吵吵了一阵,马上就没有了声响。

小妮妈妈叹了口气难为情地冲王叶秋说:“别介意啊,我这媳妇就是这样,有什么说什么!”

“妈,我嫂子那样你怎么能受得了?今后她要是对你不好,你就别再帮她做事了!”小妮抱住大妈的胳膊有些生气地说到。

“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对我好不好我知道!反正我也是快死的人了,只要你能成个家,我也就放心了!”大妈抚摸着小妮的脑袋,疼爱地说着。

王叶秋轻轻咳嗽了一声,安慰说:“大妈,你就别想那么多,小妮我会照顾好!”

大妈有些感动地擦了把眼睛:“那就好,那就好!这下我可放心了!”

王叶秋见小妮和她妈有说不完的话,一个人走出房门到了院子,见小妮哥哥和她嫂子正在杀鸡,客气地说:“大哥,不用这么麻烦,随便吃点就好!”

“好妹夫,刚才真是对不起啊!我这人就是心直口快,有什么说什么!小妮病好了是喜事,你又第一次上门,没什么好吃的,就把这老母鸡给杀了!”小妮嫂子满手鸡毛地站起来说着,眼睛骨碌碌转着打量王叶秋。

王叶秋大方地说到:“没关系,这些事是想不清楚也正常。不过都无所谓,小妮病好了没有我心里有数!嫂子,麻烦你了!”

小妮嫂子嘻嘻一笑,“不麻烦,不麻烦!”

看小妮嫂子蹲下拔鸡毛,王叶秋有些蔑视地想:还不是小妮那五千块钱满足了你,否则你会给我杀鸡?王叶秋走出院子看着外面,过往的人都好奇地看着他。他路对每个人都微微一笑,拿出那种当初去学校李若雯较自己的迷人微笑,还真是把大姑娘看的脸上红彤彤的。

傍晚一家人正才吃饭,进来了两个胡子花白的大爷。小妮哥忙站起来招呼到:“大爹、二爹,你们怎么来了?要不要一起吃点?”

&n

bsp;两个老头互相看了一眼,坐在门槛上看着小妮和王叶秋说:“听说小妮病好了,又带了个对象回来,过来看看!”

“小妮的病是好了,你看看她找的这对象,多俊!他爸在地下也该瞑目了,这么多年闲话我是听够了!”小妮妈长出了一口气说到。

“这病是不是好了你有检查过吗?总要检查过才知道说的是不是真的!如今小妮一回来,外面的言语更加多,我们老张家的人走出去都觉得没脸面!”其中一个年龄大的老头吸了口旱烟说着。

王叶秋和小妮吃惊不小,难道要脱了裤子检查?!

小妮妈看了看小妮,又看了看她哥哥,有些结巴地说:“用的着吗?你看看,这女婿都有了,还检查什么?再说,小妮都二十岁了,又不是小孩子……”

另外一个老头眯眼看了看王叶秋,又看了看小妮妈说:“检查还是要的,不然怎么能封住那些嚼舌头的?闺女是你生的,你当妈的检查有多不好意思?再说,这也是为了她好!只要请个村上的人作证,说小妮没问题,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!”

“就是,检查一下大家说话也底气足一些,如今突然回来说病好了,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假!那地方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,还不跟畜生差不多!”小妮嫂子吃个一个鸡脖子说到。

小妮胆怯地看了王叶秋几眼,面色有些灰白。王叶秋轻轻咳嗽了一声,对坐在门槛上的两个老头说:“大爹、二爹是吧?小妮现在是我的人,她的病是我带她去治好的的,不管是谁,都没有权利给她做什么检查!这不是我没有信心,而是我的人我不想被任何外人看见他不该看的地方!我想是男人的都会这么想,谁愿意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看?要是你们觉得不检查清楚给你们老张家丢人,我把小妮带走再不回村里一步!你们就说小妮死在了外面,是被我弄死的!”

众人纷纷看着王叶秋,一时间沉默不语!

“大爹、二爹,你看看这女婿都把话说这份上了,咱总不能不顾人家的感受吧?小妮是我妹子,可我也不想她被人看那里!这好歹是个人自尊的问题,如今又有了女婿,更不好说!”小妮哥看了看小妮,有些为难地说到。

两个老头“啪嗒,啪嗒”地吸着烟,一句话不说。等过了好一会才说:“不检查小妮可以,好歹人家是个姑娘,可这女婿就要检查了!要是他没问题,小妮的事就算是过了!”

王叶秋哈哈一笑:“没问题!只要二位老爹愿意检查,我还求之不得呢!”

王叶秋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迂腐的到了这种程度,自己正常难道就能说明小妮没问题?真是可笑到了极点,不过陪他们玩玩倒也很有意思。

两个老头点了点头就叫小妮哥走了出去,王叶秋正在猜测他们会怎么检查,就见小妮哥笑着走了进来。

“哥!”小妮不知所措地叫了一声。

小妮哥坐下看了看王叶秋说:“吃饭吃饭,没事了!”

“不检查了?”王叶秋奇怪地问到。

“先吃饭,他们还没想好怎么检查!我这两个老爹也是被人家给笑话怕了,这才弄出这样的事来!妹夫,可别见怪啊!”小妮哥夹了一块鸡肉放进王叶秋碗里。

王叶秋和小妮对看了一眼,有些搞不清楚他们在耍什么花招。小妮也正看着王叶秋,她同样迷惑不解。

吃晚饭三个女人去收拾碗筷,小妮哥和王叶秋一边喝酒一边说:“妹夫,多喝点,村里要是有什么冒犯了你,可要多多包涵!以后常带小妮回来看看,也别带这么多东西,你们能回来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!你和小妮年龄也差不多了,该办的手续办了就准备生个娃娃!”

王叶秋笑了一下,几杯烈酒下肚只觉得胃里火烧一样。他满面通红地没有说话,心里想我才不办什么手续,我只是个冒牌货,你可别对我期望太高!

等一瓶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,小妮走了进来,她一边搀扶王叶秋起来一边对她哥哥说:“真是的,你们怎么想那样的馊注意?”

“小妮,嘘,这也是对你好,难道你想让那些老头看你身子?这事说起来也是妹夫占便宜,你就别乱想了!快扶他进房去休息。”小妮哥诡异地笑了笑,催促到。

小妮看着已经醉倒的王叶秋,脸上有些尴尬,也有些愤怒,但她最终还是扶起他朝里面的房间走去。小妮将王叶秋放在床上脱去衣服,给他盖好被子愣愣地看了好久,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嘴唇,小声喃呢地说:“王叶秋,就委屈你这一回!我也是没有办法,大爹二爹是我们张家的前辈,他们的话要是不听,只怕我妈以后受的罪更多!但愿你不要闹出什么事情来,早知道我就该和你商量一下!如今你醉成这样,我可真是不放心!你可要千万千万记住,我的病已经好了!”

王叶秋其实并没有醉的不醒人事,他只是装做醉了。自从那两个老头走了以后,小妮哥总是话中有话,他才不会那么傻,喝醉了被人整!等小妮出去以后,他眯眼看着房间的摆设,回味着刚才小妮的话。看来那两个老东西是真要考验自己,晚上可要小心一点了!只是他实在想不明白,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考验自己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