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>长篇小说
长篇小说

第76章:为约会包装自己

发布时间:2019-09-07 16:25:37 浏览:

李若雯车开的飞快,王叶秋闭上眼睛一边吹着凉风一边在想自己的以后。日子过到今天这样也算是对得起自己,等存点钱就回村里一趟,让那些个当初追打自己的人好好后悔一把。

“王叶秋,你倒是很会享受啊!我看你这细皮嫩肉的快把我妈都给收买了,你要是敢对我妈怎么样,我可饶不了你!”李若雯见旁边的王叶秋闭上眼睛悠然自得,没好气地说到。

王叶秋嘿嘿一笑:“雯雯,你可看高我了!要是我能对大姐怎么样,我还用的着在你家种花?大姐为什么对我好你们都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!不是我说你,昨天晚上大姐过生日你爸不陪她就算了,就连你也不陪她,你想她心里会好受吗?也就是大姐老实,要是我,我早就……”

李若雯叹了口气:“我是想陪陪她,可昨天晚上已经有其他的安排,我男朋友和我约好了要去迪厅,我不能总是让他等我!我知道我妈疼我,不会怪我的是不是?再说,我都这么大了,该有自己的生活,总不能老是象小孩子一样跟着我妈皮股转!”

王叶秋没有再说史话,看着外面的风景想:好啊,你就过你自己的生活去吧,只要你们不回来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!

“知道我今天叫你出来是做什么?”李若雯看王叶秋不说话,诡异地笑了一下问。

王叶秋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故意说:“搬宿舍啊,还能做什么?不是你说的吗?”

李若雯气嘟嘟地叫到:“你这人平时也聪明,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糊涂?我要真搬宿舍叫个钟点工马上搞定,还用的着特意回来叫你?”

“那是做什么?我可只会出出苦力,做不了别的!”王叶秋装作有些吃惊地问到。

“我要包装你,然后你去气气唐丽娜,灭灭她的威风!昨天又有一个男生摸了她的胸,她就得意的不行了!我就是要出出这口气,你一定要演好这处戏!”李若雯好像很恨那个唐丽娜,一提起她脸都有些变形。

王叶秋看着李若雯咬牙切齿的样子,好奇地问:“我要怎么演戏才能替你出气?她很漂亮吗?怎么总是被男生摸**?”

李若雯转动着方向盘说:“她也就那样,比我好不到哪里去!一会我会告诉你怎么办,我先带你去买衣服,做头发!要是不把你打扮一下,别说帮我出气,我看只有别人欺负我的份!”

王叶秋一把抓住了李若雯的手,口气坚定地说:“这个你不用担心!她就是再厉害,我也要替你讨回公道,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!”

李若雯转头在王叶秋脸上亲了一口,一个马虎车差点撞到对面的卡车上。两个人都受惊不小,老老实失了起来。

王叶秋摸着刚才被李若雯亲过的地方,那个美可真是说不出来。李若雯年轻漂亮,人又能放的开,要是能弄上床一定比黄巧蓉要好很多!不过今天他的重点不在李若雯身上,而是在那个唐丽娜那里。既然她那么喜欢男人摸**,那他今天就摸个够!

李若雯开车到了一家理发店门口把车停下,拉王叶秋走了进去。王叶秋看着四面都是镜子,里面的人也都有些奇怪,头发不是黄的就是蓝的,跟妖怪一样。他有些紧张地问李若雯:“不会把我的头发也搞成那样吧?你爸会不喜欢!”

“那样多没品位,我有分寸!”李若雯小声对王叶秋嘀咕着,冲旁边的一个小女生说:“朋友剪头发,先给洗洗!”

“好的,先生请跟我来!”小女生微笑地冲王叶秋说到,自己在前面带路。

王叶秋看了几眼李若雯,又看了看前面女生的背影,连忙跟了上去。女生让他在洗头椅上躺好,开始洗了起来。王叶秋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,一个美女给自己洗头,并且还是睡在这里洗,舒服的他脚指头都分开了。

等洗完以后,小女生将王叶秋带到一个镜子旁边坐下,开始给他按摩。先是头皮,然后是脖颈、后背、胳膊、手。女生每按到一处,那地方就舒服的有些受不了,那中酸酸胀胀的感觉从来没有过,让人有冲动又冲动不起来,真有些深陷其中不能自拔。

王叶秋一边感受着那种滋味,一边想是不是按摩完了上身就按摩下身,一个人乐了起来!

“傻笑什么?!”李若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王叶秋跟前,从镜子里看着他的表情问到。

王叶秋睁开眼睛笑着说:“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服务,太舒服了!”

李若雯白了王叶秋一眼:“你别老土了,正经一点!就你这话,把自己的身份都给贬低了很多!一会到了学校你可要小心,说话要象城里人,不知道的就别乱说!”

王叶秋刚想问什么是可以说的,什么是不可以说的,一个满头白发的家伙走了过来,将一只手搭到李若雯肩上,一只手玩弄着捡到看着镜子里的王叶秋问:“你朋友?酗子挺帅!”

“呵呵,昆哥,麻烦你了,给看看他适合什么发型!我表哥,刚从乡下过来,给整整外表!我知道这个你在行,所以特意带他来找你!”李若亲热地说着,也打量着镜子里的王叶秋。

王叶秋心里骂到:cao,跟谁都那么熟,到底有过多少个男人?这白头发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涂脂抹粉,一看就是小白脸的货色!

白头发端详了一会王叶秋,熟练地一边给他吹头发一边对李若雯说:“既然是你的人,我自然弄的你满意!放心吧,效果绝对好!”

王叶秋一声不吭,看着自己的头发在白头发手里一点一点地被剪下来,心里还有点害怕。这家伙手里的剪刀象是在乱甩,万一甩到自己脸上可就麻烦了。

大约半个多小时,白头发将剪刀装进皮股口袋,拿起一瓶水水在王叶秋头上喷了几下,长出一口气说:“好了,看看满意吗?”

王叶秋瞪着镜子里的自己,眼睛都圆了,原先贴在头皮上的头发全竖了起来,衬着自己的脸型还真象那么一回事!

“不错,昆哥就是手艺好!这发型看起来简单,但太适合我表哥了!谢谢你啊,改天请你吃饭!”李若雯看着镜子里的王叶秋好一会,转头笑眯眯地对白头发说到。

白头发伸手搂住李若雯的脖子,大笑着说:“还是雯雯比较识货!你只要不忘了哥哥我,以后你带来的客人我都会让你满意!”

李若雯在白头发脸上戳了一指头:“这点我还不知道?多少钱?”

“八十吧,给你打个六折优惠!”白头发松开了李若雯,抱起膀子说到。

王叶秋差点叫出声来,就剪这么几下要八十?他在镇上剃头才只要一块五!

李若雯从包里拿出钱包,掏出一张一百的票子递给白头发说:“不用找了,零钱麻烦!怎么好意思经常占你便宜!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雯雯,越来越大方了呀!”白头发弹了一下票子,发出“哗啦”

的声响。

李若雯带王叶秋走出

理发店,又冲送出门来的白头发打了个飞吻,这才打开车门走上去看着王叶秋说:“有点意思!现在我们去买衣服,争取一个小时搞定!”

王叶秋有些着急:“雯雯,我这衣服也是洗好的呢!别花太多钱,我,我没有钱还你!”

“谁要你还了?今天花的钱是为我自己花,你以为我为你百花?放心吧,这点小钱我还是有的!”李若雯发动起车没有看王叶秋,提高声音说到。

王叶秋蔫了下来,也是,自己瞎cao心什么,人家有的是钱,给自己买衣服还有什么不满意的!

晃悠了好久以后,李若雯终于看上了商场里面标价三千五百八十元的一套衣服,她让王叶秋试穿的时候王叶秋连碰都不敢碰。三千多是什么概念,万一弄坏可就麻烦大了!

“快去试,我们没时间了!”李若雯见王叶秋唯唯诺诺,有些不高兴地说到。

王叶秋愣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拿着衣服进了试衣间,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套在自己身上走了出来,往李若雯眼前一站,她的嘴巴就张开了:“乖乖,王叶秋,这衣服还真象是给你定做的,太合身了!都说三份长相七分打扮,还真是没错!你照照镜子,估计你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了!”

王叶秋眨巴了几下眼睛,转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确实吃惊不小。现在自己完全就是个城里人,一点也看不出乡下的味道。俊俏的面容,魁梧的身材,简直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。

“看傻了?哈哈,看来我眼光还是不错的,这么容易就把你给包装了!今天的好戏是看定了,走吧,买双皮鞋你也该上场了!”李若雯一边掏出卡给服务员,一边对傻站着的王叶秋说到。

王叶秋转身嘿嘿一笑,摸着脑袋说:“就这样穿着?我怕我不会走路呢!”

李若雯笑了一下:“给你买的当然就这样穿着!晚上回去的时候也这样穿着,吓小妮和我老妈一跳!现在给我走走看,放自然一点!”

王叶秋走了几步,还真有些不自在,不是摆错了手,就是迈错了脚步!李若雯一顿狂笑,又让他多走了几步这才自然了一些。

两个人在另外一家店买了一双五百多的皮鞋,上车一起朝学校走去。李若雯一边开车一边说:“一会见了我同学你先不要乱说话,我就说你是我表哥!你对他们都装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记得要装的象,嘴角要带些假微笑,但不能太假,就是那种不把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的微笑!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等我带你遇到唐丽娜的时候,要是旁边还有其它女生,你就上去摸那女生的胸脯,最好再亲她脸蛋或嘴唇一口!但不许你摸唐丽娜的胸脯!我就是要气气她!要是旁边没有其它女生,你就看也不看她一眼!我相信以你现在的仪表,一定可以吸引她注意!到时候她要是主动和你说话,你千万别理她,推开她走人就是!”

王叶秋听着李若雯的话,脑海里有些反应不过来!随便摸女生的胸脯会不会被打呢?再说,学校那么神圣的地方,自己去做这样的事是不是不合适?还有那个唐丽娜,要是她真的美若天仙,他还真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!

“你到底听到了没有?要是出了什么差错,我饶不了你!”李若雯使劲在王叶秋胳膊上扭了一下,跺着脚问到。

王叶秋躲闪了一下,有些担心地说:“听到了,但我就是怕到时候我会忘记怎么做!你知道我一直都只会种地,怎么摸女人的胸脯可从来没有试过!”

李若雯白了王叶秋一眼,将车停在马路边上,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胸脯上,没好气地说:“现在摸到了吗?就这样摸一下,绝对会的!不过你可千万别摸住人不放手,那样不被当成流氓才怪!”

王叶秋吞了口口水,手按在李若雯的胸脯上有些拿不开!李若雯毕竟年轻,胸脯坚挺而又不失柔软。他曾想过摸摸她的胸脯,可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摸,并且是她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。天啊,城里的女人要都是这样,自己这双手可闲不下来了!

“还不拿开?你摸够了没有?!”李若雯见王叶秋眼睛发直,盯着他有些生气地说到。

王叶秋慌忙将手拿开,喘着气说:“是,是你自己拉我的手放上的嘛!雯雯,你的胸脯可真,真够结实!”

李若雯慌忙将眼光从王叶秋脸上移开,发动车起来,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说:“注意自己的说话,什么叫结实,你以为那是猪大腿?就按照我说的做,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定不要乱来!我可是把希望都放你身上了!”

王叶秋将手紧紧地纂住,似乎要将刚才李若雯胸脯的绵软纂起来一样。车子飞快地在大道上行驶着,王叶秋开始渴望起了学校生活,内心也开始酝酿起了自己的计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