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>长篇小说
长篇小说

第70章:预搞冷美人

发布时间:2019-09-06 08:33:38 浏览:

整整一个晚上王叶秋都没怎么睡觉,不是他不瞌睡,而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妮是个假女人!就她那白白的皮股,圆圆的脸蛋,还真是浪费了呢!以前听村里婆娘讲有的女人下面没有洞洞,叫石女,他当时还觉得很好笑。如今现实的例子摆在自己眼前,他倒真有点接受不了。这样的事发生在小妮身上,更是难以接受!真不知道小妮是怎么接受这个事实的。

半夜两点多的时候,王叶秋穿好衣服打开门,蹑手蹑脚地贴近小妮房间的门听了一会,没有听到任何声音。他有些惆怅地走到客厅坐着,看着墙上的摆钟发呆。李穆还真不是个东西,原来早就对小妮动了手脚!他既然连家里的人都不放过,外面的人一定不少!难怪经常不回家,也就黄巧蓉能受的了他,要是换了别的女人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!既然他在外面有野的,自己吃点黄巧蓉的便宜也不过分!

过了好一会,王叶秋正打算回房间去休息,楼上有人走了下来。虽然没有开灯,但王叶秋知道来的人是黄巧蓉。他虽然有些奇怪她怎么也醒着,但还是坐着没动。

黄巧蓉走到王叶秋跟前站了一会,在他旁边坐下问:“叶秋,怎么不睡觉呢?”

“睡不着!大姐,你也是?我去开灯!”王叶秋实话实说,愣了一会看着黑暗中的黄巧蓉准备起身开灯。

黄巧蓉一把拉住了王叶秋,将他拉着重新坐下说:“不要开灯,就这样坐一会!我是一天没什么事不瞌睡,你年轻力壮的又做那么多事,怎么会睡不着呢?”

王叶秋感觉心跳有些加快,黄巧蓉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地抓着自己的手,有些绵软,也有些发烫。她身上的气息正慢慢飘过来,带着香味和一种说不出的味道。王叶秋转身面对着黑暗中的黄巧蓉,笑了一下大着胆子握紧她的手说:“不一定年轻力壮就有瞌睡!大姐你也还年轻,可不许以后说自己老!我一点也不觉得你老,真的!”

黄巧蓉没有再说话,动了动手指,轻轻握了一下王叶秋的手,叹了口气。

王叶秋看着黑暗中的黄巧蓉,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女人应该有很多心事与委屈。但他又不知道从哪里问起,只好也不说话,跟着沉默。或许他们的关系今天晚上能有一个突破,或许自己在小妮那里得不到的东西可以在黄巧蓉身上得到!

过了好一会,黄巧蓉才象是下定了决心一样,握着王叶秋的手问:“叶秋,你在老家有女朋友吗?”

王叶秋一愣,想起了巧巧,叹了口气说:“有是有,不过她已经嫁人了!我家穷,没钱,好姑娘看不上我!”

“哦,这样!不能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,确实比较痛苦!不过你还年轻,慢慢来,一定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!穷不怕,其实我觉得最美满的婚姻就是过穷日子的时候。一有钱什么都变味了,所有的东西是做给人看,或者仅仅只是个摆设!这婚姻是一辈子的事,可要想清楚了,千万别为了什么目的而结婚,否则痛苦的会是两个人!”黄巧蓉拍了拍王叶秋的手,象大姐一样说到。

王叶秋点了点头,明白黄巧蓉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诉说。“听大姐的,这事我一定会好好考虑!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,还希望大姐能多多指点!”

黄巧蓉再次握住王叶秋的手,朝他靠近了一点:“想当初我也和别人相爱,但为了自己的虚荣与使命,嫁给了雯雯他爸!大家都觉得我有这么个赚钱的老公是幸福的,可有什么用呢?现在还不是一个人守着这么大的房子。还好有雯雯,否则只怕我早就空虚的死了!这人啊,就不是一个人活的,怎么说也要有个伴,哪怕没有共同爱好,一切都不是问题!”

王叶秋心动了一下,这难道是表白?他有些吃不透黄巧蓉的话,轻轻咳嗽一声说:“大姐,你的苦衷我能体会到!说实话,先生好几天不回家我还真觉得有些问题呢!可能是我多嘴,你别介意!”

“我怎么会介意呢?这就是傻子也看的出来他在外面有人!这事你别在雯雯面前提前过,在她眼里父亲一直是一个很敬业的人!对我来说倒也无所谓,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少见几次也会少些烦心事,只是……”黄巧蓉苦笑了一下,有些期盼地看着王叶秋没有再往下说。

王叶秋将黄巧蓉的手一拉,她就身子软软地倾了过来。天啊,这样的事都有?王叶秋简直要出不来气了,不知道为什么,紧张的身上开始出汗。黄巧蓉在他心目中有些神圣,可现在却也倒在了自己怀里!

“叶秋,让我在你身上靠一会,就一会!我好久没有在男人肩头上靠一会了。我觉得我很孤单,被所有的人给抛弃了……我,我喜欢你们年轻人,有那么多的精力,有那么多的乐趣!”黄巧蓉将头靠在王叶秋肩膀上,喃喃自语地说到。

“行,大姐,你想靠多久就靠多久,我听你的!放心,谁不理你我都会理你!”王叶秋深深吸了口气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抬起手搂灼巧蓉的腰,将她搂紧了一点。

黄巧蓉没有再说话,样子安详地闭上了眼睛。王叶秋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紧张,他嗅着黄巧蓉呼出的气体,心里渐渐骚动了起来。刚才就是坚持开灯,黄巧蓉穿着薄薄的真丝睡衣,只要有点光亮就可以将她的匈前风景看个够。现在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,想想就觉得后悔。

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,王叶秋的手慢慢动了起来,先是几根指头,然后就一起往上移动。黄巧蓉的匈不算丰满,但也不小。王叶秋的手虽然在她腰上,但匈前的软绵似乎已经能感觉的到一些。黄巧蓉象是睡着了一样,移动不动。王叶秋大着胆子把手上移了一点,终于到达了小丘的边缘。随着手下绵软的增加,他下面也渐渐翘了起来,一下一下跃跃欲试,顶撞着黄巧蓉的胳膊。

王叶秋又想又不敢,呼吸紊乱不说,手也不由自主地颤动了起来。过了几分钟,他下面的哪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,顶撞的次数和幅度都加大,象一只蠢蠢欲动的猛兽,随时会出来伤人。

黄巧蓉大概是感觉到了王叶秋的变化,从他肩膀上将头抬起来,微微一笑说:“怎么了?感觉你好像有些,有些不正常……”

王叶秋强忍着身体里的**,尴尬地说:“没,没有,正常,正常……大姐你还是再靠一会……”

黄巧蓉愣了一下,做出了一个令王叶秋都吃惊的动作。她伸手一把抓住他的下面,象扭黄瓜一样扭了几下说:“还说正常,这是怎么一会事?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见了女人就发情!”

王叶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,过了好久才结结巴巴地说:“大,大姐,这,这能怪我吗?我,我也是个男人,这……你这么美丽,比那些小女生成熟多了,要是我没有反应那不是对你的侮辱吗?说,说实话,大姐,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人!我……大姐,你别生气,我,我没那个意思,就是,就是……”

黄巧蓉松开王叶秋的东西,站起来叹了口气,小声说:“你啊,还真是年轻……我回房睡觉去了,你也去睡吧。”

王叶秋看着黄巧蓉上了楼,这才回到自己房间。他左思右想,想了好久。刚才要是自己翻身上马,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?那女人虽然看起来正派,这么多年被男人冷落,只怕心里早已经渴望能有个男人cao她。不过他很清楚,现在还不是时候,等把她的心完全收买了再下手或许会好很多。这个世界造就了男人和女人,所以女人是不可能离开男人。尤其是自己这样年轻力壮的男人,相信黄巧蓉把自己东西握在手里的时候也有动心,只是她顾虑的太多。

第二天王叶秋很晚才起床,等他洗刷好走进大厅时黄巧蓉和小妮已经准备要吃饭了。

“哎呀,真是对不起,我睡过头了!”王叶秋一边朝餐桌走去,一边叫嚷着,

好像完全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。

黄巧蓉和小妮都定定地看着他,没说一句话。王叶秋大大咧咧地拉过凳子坐下,左右看了一眼问:“我有什么好看的?脸没洗干净吗?”

“吃饭吧。”黄巧蓉转过头端起碗说到。

王叶秋观察着黄巧蓉的脸也吃了起来,他倒是不担心小妮会怎么样,反正自己也没把她怎么。现在他唯一有些担心的是黄巧蓉会怎么看自己,要是她觉得难堪或者什么,会不会赶自己走呢?

三个人各自吃着各自的,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快乐!吃完以后小妮去收拾,王叶秋起身去了花园。他刚开始浇水,黄巧蓉走了出来,她看了王叶秋一会,走近他说:“叶秋,昨天晚上……”

“大姐,昨天晚上你没睡好吗?我睡的可沉了,这不早上都睡过了头!你要是没休息好就中午睡一会!”王叶秋慌忙接过话打岔说到。他明白女人的心思,有些事情虽然她们做过,但最好也不要再提起。

黄巧蓉愣了一下,微微一笑:“是睡的不怎么好,不过现在也不觉得困!叶秋,你脑瓜子机灵,转的快!好好做,等过上三个月我给你加工资!中午我要出去,可能会晚点回来,你和小妮照顾好家里!”

王叶秋暗自得意了一下,看来事情是就这样过去了:“好,一定好好做!呵呵,多谢大姐!”

黄巧蓉没有说话,蹲下身子开始修剪花枝,眼睛却不经意地瞄象王叶秋。王叶秋也开始继续干活,心里想:妈妈的,还假装正经,等过不了多久,你就不这样了!这几天被小妮那妮子给招惹的难受,我的东西可是很厉害的,别说你一个黄巧蓉,就是再来三个你我也照样吃的下!

收拾完花园王叶秋看看时间还早,黄巧蓉收拾好去了城里,便拿起拖把开始拖地。小妮在楼上擦楼梯栏杆,看王叶秋拖地愣了一会,继续忙自己的事。

等一切都收拾停当以后,王叶秋走过去站在擦桌子的小妮面前,有些内疚地说:“小妮,对不起!“

“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,对不起有用吗?究竟怎么样才能对得起我?!”小妮没有看王叶秋,似乎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了桌子上,一下一下地擦着。

王叶秋一把抓住了小妮的手:“小妮,你不要这样!我,我会很难受,真的!这病能治好不?我赚了钱给你治病!”

小妮一把甩开王叶秋的手,眼睛里泪花闪闪:“你难受?王叶秋,你和李穆一样是个伪君子,都只知道占便宜!当占不到的时候你就开始花言巧语!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,不需要你们的同情!你们要帮我治病是为了什么?还不是为了满足自己?”

“不,小妮,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王叶秋急了,上前一把抱住小妮。

小妮在王叶秋怀里挣扎着,踢打着:“你不是那个意思是哪个意思?王叶秋,你就跟畜生一样,就只知道满足你的Q,完全不为别人着想!我不是女人,也不是男人,我究竟是什么?!”

王叶秋任凭小妮踢打也不松手,反倒搂的更紧,小妮心里的痛苦他明白,如果没有人安慰她,不发泄出来,只怕她不能承受。

过了好一会,小妮不再挣扎,嘤嘤地哭了起来。王叶秋将她搂抱在自己怀里,没有一丝的杂念,只想好好安慰她,让她有个依靠。

“小妮,别怕,我真的难受!放心,以后我会保护你,一定保护你!”王叶秋拍打着小妮的脑袋,轻声说着。

小妮象是放弃了戒备一样,靠在王叶秋肩膀上痛哭了起来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