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>长篇小说
长篇小说

第69章: 小妮的秘密

发布时间:2019-09-06 08:29:29 浏览:

王叶秋跟着李若雯到了别墅外面,快走几步问:“雯雯,你去哪里坐车?我送你过去!以后有时间可要经常回来看看我们啊,会想你的,尤其是我,嘿嘿!”

“笨,是我男朋友来接我了,我这不才急着要出来!你可回去了不要跟我老妈讲,我谈朋友的事她可不知道!我当然会回来,再说,我还要包装你!等着吧,改天我在学校玩腻了就回来,到时候希望你有新的节目!”李若雯白了王叶秋一眼,蹦蹦跳跳地说到。

王叶秋愣了一下,cao,原来是有男人来接,害我还跑出来想吃点豆腐,这下没戏了!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嘻嘻,只要你喜欢,我的花样多着呢!”

李若雯笑了一下:“我看你也是花花肠子不少!有时间记得多陪陪我老妈,她就是太固执,又不愿出去撒欢!一个人闷着迟早要闷出病来,不过人挺好的,希望我到她那个年龄的时候不会象她那样!”

“不会,绝对不通会!这点我还看的出来,你和大姐的性格完全不同!没事,她人很好,我们没事就陪她说说话,会好起来的。不过你终究是她的孩子,多回来看看她比我们陪她聊天要好很多!”王叶秋一边说一边看着远处,一辆红色的跑车正在中他们按喇叭。

李若雯冲跑车挥了挥手,打了个飞吻给车里的男人,不看王叶秋地说:“我知道,可我都这么大了,我有我的生活!等我的生活稳定下来,我就好好陪她!”

王叶秋没有再说话,白了一眼旁边眉飞色舞的李若雯,心里骂到:“他娘的,等你这骚蹄子生活稳定了,估计你老妈都已经变成一把黄土了!”

快到车跟前的时候,李若雯紧跑几步,爬在靠车站着的男人身上就把嘴凑了过去。男人抱住她的腰一边抚摸着一边吻住了她的嘴。两个人吻了好一阵子,直到王叶秋都觉得舌头有些僵硬的时候才停下来。长头发的男人捏了捏李若雯的鼻子说:“想我了没有?两天没见,可想死我了!”

“想,白天黑夜都想!要不我才不会这么早回学校去,我家现在热闹了!”李若雯双手搭在男人脖子上,一边舔着他的嘴唇一边娇滴滴地说着。

男人抚摸了一把李若雯的头发,这才看着一旁目瞪口呆的王叶秋,问她说:“他是谁啊?怎么跟你在一起?”

“他?我家的花匠,出来送送我,人还不错吧?”李若雯看了看王叶秋,娇笑地冲男人说到。

“哦,花匠?这么年轻9行,不过就是傻了点!”男人将王叶秋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念叨着说。

王叶秋见他们在说自己,将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到了车身上,心里骂到:“傻你个老娘!老子傻不傻你以后就知道了!”

李若雯跟男人上了车,冲王叶秋说:“王叶秋,你回去吧,我什么时候回来会给我妈电话!”

王叶秋看着男人一手开车一手将李若雯搂在怀里,站在汽车尾气中直到车消失在远处,这才往回走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觉得心里憋的慌。刚才那个男人也就那样,除了年轻一点,人长的象个稻草人不说,身子骨瘦的跟麻杆一样。面黄肌瘦的,除了那车好一点,人是真没一点可取之处,真不知道李若雯是怎么看上他的!

王叶秋回到别墅已经,小妮正准备做饭,黄巧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。他本想去厨房调戏一下小妮,见黄巧蓉那模样有些孤单,就走过去坐在了他对面。

“雯雯走了?坐公交?真不知道把自己的车借给谁了!这孩子,总是太任性!”黄巧蓉看了王叶秋一眼,叹了口气说到。

王叶秋差点就把男生接李若雯的事给说出来,忍了几忍才说:“大姐,雯雯是大姑娘了,你就别为她太担心,她知道该怎么做!你应该对自己好一点,多出去散散心,多和年轻人说说话,这样人就会慢慢年轻起来!”

黄巧蓉笑了起来:“机灵古怪的家伙,越来越会说话了!我现在已经改变了很多,以前比现在更烦心!叶秋,你就不该是个花匠!我觉得你嘴巴这么会说,去做律师或者销售都会好很多!”

“我可没那个能耐,做花匠已经知足了!我根本就没想过会来城里,更没想到回到这么漂亮的地方工作!这一切,都要谢谢大姐你!你要是不嫌弃就当我是你小弟。”王叶秋忽然就动了真情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觉得有些心酸。

“我怎么会嫌弃你呢?其实我已经把你当成是小弟了!呵呵。”黄巧蓉伸手握住了王叶秋的手,温柔地说到。

王叶秋愣了一下,好像秀妮握着自己的手一样,有一种母爱,一种温暖。此时他心里没有一丝的杂念,有的尽是对村里人的思念。

吃完饭以后,王叶秋一个人到湖边去走了走,也没有到小妮房间去看电视,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想着往事。也不知道躺了多久,忽然听见有人敲门,他睁开眼睛一看,小妮正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,眼睛瞪的老大。

“做,做什么?我得罪你了?”王叶秋一脸疑惑,揉了揉眼睛问。

小妮没有说话,瞪了王叶秋一会,冲进来站在床前一甩手,将毛巾甩在了他的脸上:“你不要脸,用我的毛巾!”

王叶秋拣起毛巾闻了一下,好像有些自己的味道,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,扑哧一笑说:“小妮,你可不能血口喷人,我怎么就用你这毛巾了?你闻到我的味道了?”

“还说没有,你自己闻闻,什么味道?!王叶秋,你要是个男人就承认了,别自己做了事不承认,哪个男人象你?”小妮气鼓鼓地说着,又走上前一步:“你身上咋那么臭,搞的我毛巾都臭烘烘的!”

王叶秋看着小妮,笑嘻嘻地说:“小妮,臭吗?我不觉得啊,很好闻!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味道,你过来我告诉你,过来!”

小妮眨巴着眼睛看王叶秋没动,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过来嘛,我告诉你!真的!”王叶秋朝小妮招了招手,依旧微笑着。

小妮愣了一会,略带防备地慢慢靠近王叶秋,冷冷地说:“说吧!说实话我还不想听你说呢,你身上能有什么味道好闻,连自己做过得事都不敢承认,哪个男人象你!”

王叶秋一把拉过小妮,让她跌坐在自己怀里,一边揉捏她的**一边伸脚将门踢上说:“这样算不算是男人?!”

小妮一边挣扎一边撕扯着王叶秋的衣服骂到:“王叶秋,你个王八蛋,你要做什么?放开我我,快放开我!”

“我想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?你知道什么叫男人吗?不知道?那好,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男人!嘿嘿,小妮,一会你就知道现在这样对我没好处只有坏处了!你要乖一点,才能更舒服!”王叶秋摸着小妮的**说到。

小妮愣了一下,口气软了下来:“放开我好不好?被太太知道可不得了!我刚才说错了还不行?王叶秋,别,别这样,求你了,别乱来!”

王叶秋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:“太太知道又怎么了?她又不是没做过!小妮,现在家里的三个人里面,就你没有尝过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,难道你不想尝试一下?今天哪怕就是被太太赶出家门,我也要把你给弄舒服了!你知道这毛巾上是什么味道吗?嘿嘿,这就是我的味道,我下面的味道,

好闻吧?!”

小妮吃惊地瞪大了眼睛,想哭又哭不出来,撕扯着的手也停了下来,整个人就僵在了那里。王叶秋抽出自己的腿,将小妮放在了床上,然后就扑了过去。

小妮好像又恢复了神智,竟然哭了起来。王叶秋愣了一下,并没有心软,而是低下头将小妮眼里的泪水舔干净,然后才把手伸进她的衣服下面。小妮就是单纯,王叶秋的手碰到她肌肤的时候,她明显地颤了一下。

王叶秋被小妮这样的颤动弄的有些发狂,他揉捏的更加厉害,自己都有些呼吸不过来。

“我求求你,求求你了……”小妮继续哭着,整个人都缩在了一起。

王叶秋骑在小妮肚子上,一只手按着她的双手,一只手将她的裤子扒下。这丫头居然没有穿内裤,真是骚啊!王叶秋看着小妮下面卷曲的毛毛,心里又是一阵激动。估计是刚洗完澡,小妮居然没有穿内裤。那毛毛摸上去柔软而湿润,似乎还保留着洗澡以后的水汽,一根一根在灯光下反出光泽。

小妮颤抖的越加厉害,王叶秋只抚摸了一会,她就全身是汗,下面也越发潮湿。他抽出自己的手解开裤子放出自己的东西,轻轻在小妮肚子上摩擦着。那种感觉就象被巧巧握着,又象是放在秀妮嫂子的**上。让人觉得悬在半空中,上也上不去,下也下不来!

“巧巧,你见过男人这东西吗?知道它进去的感觉吗?一会你就知道滋味了,你绝对喜欢!”王叶秋吞了吞口水,柔声低下头对小妮说到。

小妮紧闭着眼睛,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一个劲颤抖。

王叶秋试探了一下她的下面,见可以进去,便一手抱住小妮的脖子,一手找着通道。大概是小妮太过去紧张,通道怎么也找不到,行动了几次都失败。王叶秋焦急了起来,他干脆放开小妮的脖子,两只手帮助下面找通道,嘴里暗自骂到:他娘的,这洞藏哪里去了?怎么就找不到呢!“

“别,我求求你了,别……我,我没有,我没有……”小妮抬起头看着王叶秋,脸上的痛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王叶秋继续找着,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你没有什么?你没有洞?我见过不下蛋的母鸡,还没见过没洞的女人!”

小妮呜呜地哭了起来,悲伤地说:“你和先生说一样的话,我就是没有!不信你自己看!”

王叶秋愣住了,好久反应不过来。他呆呆地看了小妮一阵子,这才翻身下来扒开她下面看了起来。只见小妮下面的构造还真有些与别的女人不同,洞口的地方是长死了的,粉红粉红的一片柔嫩肌肤,似乎那里本不应该有洞。

王叶秋象是见了怪物一样,松开双手看着小妮穿好裤子,喃喃地说: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!”

“王叶秋,这下你得意了吧?”小妮躺在床上没动,哭诉了起来。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当初先生也象你一样想占我的便宜!你们都别想,我没有洞,没有洞!就因为我没有洞,结婚后的第二天就被人送回了娘家,我没脸在村里呆下去,这才来的城里!我不是个女人,不是个真正的女人!”

王叶秋看着哭诉的小妮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他原以为小妮还没有出嫁过,以为还是个处女,以为……闹了半天不但结过婚,还是个假女人!真是难以想像,难以想像啊!

小妮哭了一会起身穿好衣服,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,恨恨地站起来就走。

王叶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伸手拉住了小妮,小声说:“对不起,小妮,我……我不知道会这样!”

“你知道我是个假女人就不碰我了是吗?我明白,当初先生也是这样说!呵呵,王叶秋,你这下满意了,以后不会再骚扰我了,是不是?放开我,我也有我的自尊!”小妮冷冷地看着王叶秋,嘲笑地说完一甩手就出了门。

王叶秋听着开门、关门的声音,整个人都有些呆了,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,怎么这样的事也会发生在自己身边?!小妮心里一定不好受,可自己竟然……他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,跌坐在床沿上,呆呆地看着床上卷曲的几根毛毛,心里有些难受。等过了好一会,王叶秋见小妮房间的灯关了,这才去洗手间洗澡。这次他穿了自己的拖鞋,将小妮的鞋整齐地摆放在一边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