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>长篇小说
长篇小说

第62章:深夜的诱惑

发布时间:2019-09-03 08:46:37 浏览:

王叶秋还没有睡着,小妮洗涮好走到了她自己房里,过了一会又走出来,站在王叶秋房间门口,鼓着腮帮子不说话,气咻咻地瞪着他。

王叶秋仰面躺着没有动,坏坏地笑着看着小妮问:“怎么,一个人睡不着?”

小妮翻了翻白眼,没好气地说:“我看你啊,迟早要被先生给收拾了!看你都给太太讲些什么,低级下流!”

“低级下流?说你小你还不信,那叫生活,叫本性!小妮,等你大一点你也会象太太一样喜欢上我讲的故事,嘿嘿!”王叶秋看着一脸不快的小妮,晃悠悠地解释到。

“我呸,谁会喜政欢上你那样的恶心事?我看太太也就是寂寞,否则……王叶秋,看在你我都是出来打工的份上,我可警告你,你最好对太太老实一点,万一有什么把柄抓到先生手上,有你好受的!”小妮厌恶地白了王叶秋一眼,一蹬脚,一扭1股走人了。

王叶秋看着小妮消失在门口,一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,这妮子就是小,只怕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。只要黄巧蓉喜欢听就行,你瞎4什么心?再说,自己也没说什么过份的事,只是说说村里谁家婆娘闹了什么笑话,谁家傻儿子取了媳妇不会洞房等等。

虽然小妮不高兴,但王叶秋依旧我行我素,两天下来已经和黄巧蓉混的很好,一起干活、一起吃饭,闲的时候又一起聊天,象是亲姐弟一样熟悉。只是王叶秋在开怀大笑的时候,总是觉得有些不尽兴!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,就是再不正常的人也会有些想法,何况他王叶秋不寻常呢!

这天晚上,王叶秋翻来覆去总算是睡着了。半夜忽然就难受的给醒了过来,下面胀的象个擀面杖,全身都觉得热的难受。他一个人看着黑糊糊的窗外,一边想着村里女人的身子,一边自己活动了起来。可活动了半天事情并没有解决,反倒胀的更加厉害。王叶秋躺一阵坐一阵,暗自骂到:奶奶的,这做男人没女人还真不行,难怪总是有那么多强奸犯!这几天吃的好,睡的好,心情又舒畅,没地方发泄全都跑这里来了。这深更半夜的,可真是折腾死人!

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王叶秋迷迷糊糊刚有些睡意,小妮的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紧接着就听见小妮趿拉着拖鞋慢吞吞地走了出来。

王叶秋马上清醒了过来,坐起来歪头细细听着外面的动静,心里想:难道那丫头也象自己一样发情?说不上会自己送上门来呢!正当他做美梦的时候,卫生间的门响了一声,随后又被关上。

王叶秋叹了口气,心里的幻想彻底破灭,原来是去放水,搅了自己的睡欲不说,还引诱自己想入非非。

忽然,隔壁卫生间传来了放水的“哗哗”声。这声音就象空山里的泉水一样,让王叶秋全身一热,巧巧白白嫩嫩的1股仿佛就在自己眼前,伸手可触。小妮和巧巧差不多大小,1股也一定白嫩!她比巧巧要胖一些,说不上摸上去更加舒服呢!

王叶秋一边听着小妮的放水声,一边幻想着巧巧的1股,下面又是一阵接一阵的发胀。他站起来忍不住悄悄将门打开一道缝隙,急切地朝外面看去。借着卫生间透出来的光亮,可以看见小妮的房间并没有开灯,隐隐可以看见床上堆放着的被子。被窝里的热气似乎传到了王叶秋的门口,他使劲嗅了嗅,刚想出去看个究竟,卫生间的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了。

王叶秋慌忙将门关上了一点,只用一只眼睛看着外面的动静。只见小妮披散着头发懒散地走出来,转身关灯的那一瞬间,胸前的**隔着薄薄的睡衣展现在王叶秋眼前,就连**上头暗色的46悄悄,似乎都能看得见。

王叶秋站在门背后呼吸都有些困难,直到小妮进了房间将门关上,他这才意犹未尽地关上门,重新回到床上。不行了,被小妮那丫头一勾引,他的**达到了顶峰,难受的有些想跳起来。万般无奈之下,王叶秋只好闭上眼睛,幻想着和巧巧在山上偷情时的样子,自己抓住下面活动了起来。也许是憋的太久,也许是被小妮刺激的有些急不可待,只一会功夫,他就将提内的**全部释放了出来。

王叶秋摸了一把自己放出来的东西,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,腥腥臭臭的味道扑面而来。他皱了皱眉头本想起来去洗洗,可全身发软,从没有过的疲惫袭了上来,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醒来以后,手上依旧黏糊糊的。王叶秋慌忙进卫生间打上香皂洗了洗,直到手上的味道变香才停下来。他洗刷好走进厨房,看着小妮忙碌的身影,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的风景,不经意地说:“小妮,晚上睡的好吗?我怎么总是听见厕所有水声,害我睡不好!”

“那是你没瞌睡吧?我才上两次卫生间,哪里来的总有水声?要我说你是日子过的太好,连瞌睡都没有了吧?”小妮没有回头,继续忙碌着。

王叶秋上前帮小妮择菜,眼睛却不停地在她1股和胸上看:“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,听到一两次水声就觉得总是有水声。你每天晚上都上厕所?”

小妮没有说话,过了好一会才说:“有必要告诉你吗?”

“没有,不过我比较关心你,只要不是晚上喝很多水,正常人是不需要每天晚上都上厕所的。”王叶秋随口说着,拧开水龙头看水缓缓流下。

“我不正常你就正常了?我看你才很不正常,整天往太太身边凑!”小妮小声嘟囔着。

王叶秋往小妮身边凑了一下,对着她的耳朵说:“男人不往女人身边凑,难道要往男人身边凑?我不也总凑在你身边吗?”

小妮愣了一下,一把推开王叶秋:“不要脸!”

吃完早饭以后,王叶秋前前后后开始打扫卫生。这几天除了管理花园,他将院子和一楼的卫生都接了过来,小妮只负责擦擦桌子什么的。黄巧蓉也没有说什么,默许了这件事。

王叶秋刚刚擦完一楼的地,小妮吃力地提着半桶水从楼上走下来,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说:“真累啊!”

王叶秋上前一步接过水桶说:“看你这么累,我多心疼!以后楼上擦地也交给我吧,这事就该我这样的男人来干,女人擦擦桌子什么的就好!”

小妮笑了笑,脸一红:“看不出你还有点良心啊,不枉这些天我给你做饭烧水的!我知道你那片好心就好了,楼上先生交代过不许你上去,还是我来好了!再说,这事一直都是我做,不觉得有什么!”

“楼上都有什么?为什么不让我上去?”王叶秋看了一眼楼上,问小妮到。

小妮凑近他小声说:“楼上是先生和太太睡觉的地方,小姐的房间也在上面,里面可豪华了!先生虽然常年不在家,但很忌讳家里的男人上楼,这就是为什么你来的第一天他不高兴!你要想在这里做的安稳,以后就小心点别和太太走太近,也别上楼去!”

王叶秋没有说话,回想起那天李穆说的话,对楼上的状态更加地好奇。

十点多钟的时候,王叶秋正在浇花,黄巧蓉打扮好走出来说:“小王,我今天有点事出去,中午就不在家吃饭了。你和小妮忙完就休息吧,出去逛逛街或者去公园玩。我和老吴有讲过,让他带你们出去。这地方比较远,公交车不好搭!”

王叶秋看着黄巧蓉,心砰砰地跳。今天她穿了一件旗袍式的裙子,恰好将身体的曲线全部展露了出来。虽然曲线看上去没有秀妮嫂子的好看,但也比小妮那水桶腰身好。“大姐,你穿这衣服真好看!对我们下人又好,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!我去看一个朋友

,就在市里,一会就回来!”

“就你嘴巴甜!想看朋友就去看吧,晚点回来也没事,只要能找到车。今天大家都休息!我先走了,一会该迟到了!”黄巧蓉笑眯眯地白了王叶秋一眼,朝自己的小白轿车走去。

王叶秋跟着她的身影看着,直到小轿车消失在路口处。他丢下水桶进了别墅,在大厅里叫到:“小妮,小妮,今天不用干活了!真好,我要去城里,你去不去?”

小妮从楼上探出头来,看了王叶秋一眼,又缩回去说:“我早知道了!我也要去城里,买点东西!一会我们让老吴把我们送过去,回来的时候就自各回来。”

王叶秋犹豫了一下,三步两步地上了楼,高兴地说:“太好了!我要去看看傻蛋,都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!”

“你,你怎么上来了?快下去,下去!”小妮惊叫了起来,冲王叶秋叫到。

王叶秋一边打量着楼上的环境,一边嗅着空气中的香味,不在乎地说:“有什么不能来的?不就睡觉的地方嘛!再说,现在家里又没有什么人,我看看就下去!”

小妮走上前推了王叶秋一把:“你说看看就看看?被先生知道了还不收拾你!赶紧下去,我这里快好了,一会去城里!”

王叶秋眼睛不停地在楼上扫着,看着一间开着门的房间里面,眼睛在柔软的大床上停留了片刻。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之前没有见到过的,一切似乎都有这一种吸引力。他不舍地下了楼去,换好干净的衣服坐在了沙发上,心里想:什么时候我王叶秋能有这样的房间,能有那样的大床睡,我他妈这辈子就满足了!

小妮收拾好以后就和王叶秋出了门,老吴有些不情愿地将他们送到街上,冷冷地说:“你们逛完了自己回去,我可没时间再来接你们!”

“谢谢吴叔叔,我们自己回去就好!”小妮亲热地说着,冲老吴挥了挥手。

看老吴的车走远了,小妮这才对王叶秋说:“你要去哪里看你朋友?我要去买东西。要不我们就分开行动,到时候再在一个地方集合!”

“我朋友应该就在这一片,我找找看!那行,太阳下山的时候我们一起回去。可我们在哪里见面呢?”王叶秋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,挠了挠头。

小妮环视了一圈,指着前面的一座高楼说:“就在那楼下吧,那楼是这里最高的,好找!我可跟你说清楚了,要是到时候你还没来,我可就先回去了!八点后是没有车回别墅的!”

王叶秋点了点头:“行,我一定早点回来!不过你可不能早跑了,我要是回不去,太太也会找你麻烦,反正是你带我出来的!”

“你……”小妮生气地瞪了王叶秋一眼,一扭头走了。

王叶秋摸了摸口袋里以前剩的三十多块钱,在旁边的店里买了两个鸡腿,心情有些激动地去找傻蛋。这么多天没见她还真有些想她了,不知道那傻家伙会不会自己找吃的东西!今天除了来看她,他还要4她,解解这些天来的**。

王叶秋在街上转了好几个圈,又问了好多人,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这才找到水泥管子那里。傻蛋不在旁边,不过看管子里的破被子破衣服,她应该还在这一带。王叶秋靠着管子坐下,看着手里的两个鸡腿,幻想着4傻蛋时该怎么用劲,下面又是一阵欢愉。他躲进水泥管子将鸡腿放在一边,自己活动了几下,希望傻蛋可以早点回来。

等了大概有个把钟头,眼见太阳已经开始西斜,可就是不见傻蛋的影子!王叶秋的**已经有些消耗尽,心里焦急了起来。要是傻蛋不早点回来,别说4她,就连见她面的机会都没有了!这傻家伙跑哪里去了呢?

王叶秋左等右等,就在他失望的时候,远远地在车流里看见了背个破烂蛇皮袋子的傻蛋,她还是那样脏,穿的依旧很少,胸前的**露出来一边,在阳光下特别地显眼。王叶秋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,快步朝傻蛋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