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>长篇小说
长篇小说

第15章:叶秋的回味

发布时间:2019-08-26 08:48:14 浏览:

王叶秋吃惊不小,本能地伸手就要推开翠枝的头。却不想翠枝正吃的起劲,被他一推将他的那东西咬了一口,疼的他龇牙咧嘴,喊娘的心思都有。

翠枝抬起头奇怪地看着王叶秋,有些疑惑地说:“你到底行不行?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嫂子这一招可是对男人都很有用,你咋就没有反应呢?”

王叶秋一边捂着那东西,一边冲翠枝身后的大黑骂到:“娘的,你来凑什么热闹?疼死老子了,滚回去!”

翠枝还是没有发现大黑,呆呆地看了王叶秋一会,冷笑了一声说:“叶秋,你不会是不行吧?男人有你这样的吗?你个嫂子说实话,是不是不行?”

王叶秋还没来得及说话,大黑猛地在翠枝皮股上顶了一嘴,将她刚好顶着爬到了床沿上。翠枝大叫一声,还没爬起来,大黑就一头钻进了她皮股下面,将她高高地抬起来,一边哼哼一边胡乱舔了起来。

王叶秋看的目瞪口呆,身上又冒出一身冷汗。翠枝就象一只爬在大黑头上的癞蛤蟆,手舞足蹈,胡乱喊叫。王叶秋看了一会觉得有些想笑,又怕大黑闯出祸来,他这才抓起床上的枕头朝大黑甩去。大黑并没有理会王叶秋的举动,反倒舔的更加起劲,发出“吧唧吧唧”的响声。翠枝的尖叫声渐渐变成了哼哼声,偶尔吸一口凉气。但她微微将皮股翘的更高,象是很受用一样。

王叶秋愣愣地看着翠枝和大黑的举动,大脑慢慢平静了下来,猜想着下一步会发生的事。他开始有些感谢大黑,要不是它突然出现,还不知道翠枝这骚娘们会怎么样。

“王叶秋,他娘的,你家大黑……哎呀……你家大黑比你,比你会,会伺候人……你快赶开你家骚猪,老娘受不了了……”翠枝抬起头看着王叶秋,哼哼唧唧地说到。

王叶秋看了一眼翠枝,本想拉开大黑,但一想翠枝说的话,就干脆站在一旁看起了热闹,并笑了一下说:“骚婆娘,你不是那里痒了吗?刚好让我家大黑给你挠挠!大黑可是很厉害的,一会一定让你喊它爸!以后你要是发骚了,我让大黑给你配种。一次给我十块钱,保准你不用再去荒山上找野汉子!”

说话间,大黑舔的更加起劲,身子一晃一晃地抖动,样子有点象那天在山上吃那东西。忽然,它将头从翠枝身子下面抽了出来,翠枝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大黑抬头看了看王叶秋,又看了一眼爬在地上的翠枝,呼哧着上前一步就跨在了翠枝身上,皮股放低了一点一cao,嘴里发出了更的的哼哼声。

王叶秋惊出一声冷汗,他原以为大黑就吃舔舔,没想到还真给上去了。他正打算要赶开大黑,只听翠枝尖叫一声,哭喊着说:“王叶秋,妈呀,你家骚猪……”

王叶秋来不及细想,起身抓住大黑的尾巴使出全身的力气往后一拖,终于将大黑拉了下来。大黑哼哼着就又要扑上去,王叶秋哪里敢放松,拳脚相加,把恋恋不舍的它踢出了门。他转身气喘吁吁地看了一眼爬在地上呜呜哭的翠枝,捡起她脱在地上的衣服,扔过去说:“赶快穿上给我滚,别在这丢人显眼了!这下尝到了猪精的滋味,该满意了吧?”

翠枝哭了一会懒洋洋地从地上爬起来,止住眼泪轻蔑地看了王叶秋一眼,鼻子里哼了一声,一边穿衣服一边说:“你还真不如你家大黑呢!我要是有大黑这么一头猪,还不愿意和你们这帮窝囊废费劲!这村子里就没有一个男人准用,都是些窝囊废!”

王叶秋一把揪起翠枝就要摔到屋外面去,翠枝又软下来哭诉到:“王叶秋,你不能这么绝情!你家大黑上了我,要是把我下面弄坏了,你让我回去怎么跟富贵交代?好歹你也帮我瞧瞧有没有问题,我咋觉得有些疼呢!”

王叶秋有些心软地松开了手,看了看翠枝为难地说:“我又不知道女人下面长什么样,给你看了管屁用?自各回家看去!”

“那你找个镜子来我自己看!窝囊废,白背了一身男人皮!我回家怎么看?!”翠枝白了王叶秋一眼,一皮股坐在了床上。

王叶秋挠了挠头,拿过自己平时用的一小块镜子递给翠枝,转身就要往外面走。

“跑什么跑?没出息的东西!难不成你还没见过女人下面?老娘给你开开眼见,真没见过你这样的窝囊废!”翠枝一边脱刚穿好的裤子,一边骂到。

王叶秋背对着翠枝站了好一会,她的左一个“窝囊废”,右一个“窝囊废”深深地刺激着他的神经。他转过身慢慢抬起头看着床沿上高高翘起皮股的翠枝,看着她下面黑糊糊的一片,忍不住上前一步细细地看了一眼,对着那里就是一拳。

翠枝象是被捅了一刀的猪,嗷嗷叫着跳下了床。

王叶秋看着乱蹦的翠枝,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爽吧,老子cao你也是这种感觉,你他妈的还要试试吗?”

翠枝胆怯地看着王叶秋,一边提裤子一边慢慢朝门口挪动,等出了门她才快跑几步说:“王叶秋,你个没出息的,你就不是个男人,今后有你好受的!”

王叶秋追出去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翠枝,一把甩上门,回到屋里将床单扯下来扔到地上,这才躺了下去。可整整大半夜,他再也没有睡着。天亮以后,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呢?刚才翠枝大喊大叫,邻居有没有听到?除了想这些,王叶秋还回味了一下翠枝舔他那东西的滋味。那种味道是他长这么大以来体会到的最舒服的滋味,cao女人是不是也是那种滋味呢?他不知道,也许这辈子他都没有机会知道了。